欢迎访问山东日照婚姻家庭律师网官方网站!
日照婚姻律师,日照离婚律师,日照家庭律师

家庭纠纷

业务范围

联系我们

山东日照婚姻家庭律师网

联系人:朱先永 

手机:159-0633-2896

电话:0633-8787148

网址:www.rzhjls.com

地址:日照市济南路189号,安泰荣域世家写字楼426室

【点评】最高人民法院通报30起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之二十八赡养协议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赡养纠纷

【点评】最高人民法院通报30起婚姻家庭纠纷典型案例之二十八赡养协议

发布日期:2017-06-09 作者:日照家庭律师 点击:

张某诉郭甲、郭乙、郭丙赡养纠纷
(一)日照家庭律师分享:基本案情
张某与其丈夫郭某共育有三个子女,即:长子郭甲,次子郭乙,小女儿郭丙。1985年4月25日,郭某与长子郭甲、次子郭乙签订了分家协议,就赡养问题做了如下约定:“1.长子郭甲扶养母亲,次子郭乙扶养父亲。2.父母在60岁以前,哥俩每人每月给零花钱5元,60岁以后每人每月给10元。”郭某于2010年8月去世后,次子郭乙对郭某进行了安葬,此后母亲张某独自生活。2014年10月14日,张某将三名子女起诉至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要求随次子郭乙生活,长子郭甲给付赡养费1000元,其他二子女给付赡养费各500元。医药费由三子女共同承担。
法庭审理过程中,长子郭甲称自己一直以来赡养母亲,并承担过高赡养费;次子郭乙称分家时约定母亲由长子郭甲扶养,父亲由自己扶养,自己已经按照约定赡养了父亲,并对父亲进行了安葬,无法接受再与长子郭甲承担同样的责任;小女儿郭丙称自己并未在赡养协议里载明有责任。
(二)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的长子郭甲和次子郭乙虽然于1985年签订了分家协议,两人也按照分家协议履行着各自的义务,但是并不能完全免除次子郭乙、小女儿郭丙对母亲的赡养义务。原告张某自己每月有1200元收入,并愿意由次子郭乙照顾,故判决原告张某随次子郭乙生活,长子郭甲每月给付赡养费300元,长子郭甲承担原告张某医药费的二分之一,次子郭乙、小女儿郭丙各负担医药费的四分之一。
(三)典型意义
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给付赡养费的权利。”原告现已年迈,且体弱多病,丧失了劳动能力,确实需要子女赡养,其子女均有赡养原告的义务。
诚然,在多子女的家庭,在父母不反对的情况下,签订赡养协议分工赡养父母是合理合法的,法律上也是允许的。我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十条规定:“经老年人同意,赡养人之间可以就履行赡养义务签订协议。赡养协议的内容不得违反法律的规定和老年人的意愿。”但是,如果客观情况发生变化,比如某位子女明显没有能力赡养好父或母,如果父或母提出赡养要求,其他子女无法免除。这也是《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三款规定的题中之义,因为赡养义务是强制性的法定义务。
现实中,很多子女之间签订赡养协议时,仍然有封建思想,尤其是农村地区,如“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出嫁女无赡养父母的义务”,女儿对父母的赡养义务被人为地免除。但从法律上讲,子女对父母均有赡养义务,女儿不论出嫁与否都与父母存在法律上的赡养关系,不因任何原因而免除。而对于赡养协议中免除次子郭乙对母亲的赡养义务,属于约定免除了次子郭乙对母亲的法定义务,应属无效约定。故对原告要求三子女均需履行赡养义务的诉讼请求应当支持。
就张某的居住和日常照料问题,张某表示愿意随次子郭乙生活,而次子郭乙也表示同意,尊重当事人的意见。就赡养费的数额和医药费负担比例问题,考虑到次子郭乙已经履行了对父亲全部的赡养义务,长子郭甲应当多承担赡养费,体现法律与人情兼顾,也能更好促进家庭关系的和谐。
(四)律师点评
本案是一起赡养纠纷,案例中的父母与子女在分家协议中约定了赡养条款,这种约定是否有效成为本案的一个关键点。
分家协议,是指原家庭共同成员为分割财产及约定对家庭中老年人的赡养事宜签订的协议。我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20条规定“经老年人同意,赡养人之间可以就履行赡养义务签订协议。赡养协议的内容不得违反法律的规定和老年人的意愿。”据此,在分家协议中约定对父母赡养义务事宜,若得到了父母的同意,则分家协议是有效的。但是,根据我国《婚姻法》第21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据此,赡养父母是子女的法定义务,即使子女与父母签订了带有赡养条款的分家协议,无论协议约定如何,生效与否,均不能免除子女的赡养义务。我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19条规定“赡养人不得以放弃继承权或者其他理由,拒绝履行赡养义务。赡养人不履行赡养义务,老年人有要求赡养人付给赡养费等权利。”由此可见,法律允许子女在征得父母同意的情况下,可以协商约定如何赡养父母,但不能约定免除子女的赡养义务,即使约定,也是无效的约定,因为赡养父母是不存在任何借口可以免除的一种法定义务。
分家协议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农村还是比较常见的,一般是由所在村委干部或家族中的尊者主持,往往会形成一份书面的协议,但是由于并非专业法律人士拟定的,所以往往存在很多的漏洞,如本案中的分家协议,在主体上是存在问题的,因为协议中只有父亲的签名,而没有母亲的签名,这往往是因为受旧时代男尊女卑思想的影响,男方可以全权代表女方的意见,这种做法在一定时期一定的地区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但从法律角度来讲这是不妥当的。
随着社会的进步,独生子家庭的增多,家务事现在变得越来越隐秘,分家协议在笔者当地几乎很少见到了,有些家庭可能也存在分家的情况,但往往只是自家人简单的说一说草草了事,而且一般情况下也仅仅是针对财产的分配。笔者认为分家协议几近消失这并不是法律意识普遍提高应有的结果。(点评律师:山东律苑律师事务所 日照家庭律师 朱先永)


相关标签:日照家庭律师

最近浏览:

在线客服
分享
在线客服
分享